来自 必发彩票登录 2018-11-26 11:10 的文章

带着这么多血这可不行苏天清直接把苏锐交烟炽

 苏无限手中的剪子和苏锐的裤子来了个亲密无间的接触!
 
    于是乎,苏家众人便清楚的听到了一声惨叫!
 
    苏锐捂着裤裆,在床上打着滚!
 
    虽然苏无限剪的这一下还隔着裤子呢,可是,医用剪刀是何等的锐利,苏锐的裤子都豁口了!苏小受觉得自己某个位置简直火辣辣的生疼!
 
    要是苏无限用的力气再大一点,估计妥妥的要废掉了!
 
    “苏无限!我要是出了什么状况,一定跟你没完!”苏锐蜷缩在床上,气急败坏的喊道。
 
    “你看,你这不是醒了么?我是在救你啊。”苏无限把剪刀放在桌子上,笑呵呵的。
 
    如果这个场景被媒体拍到,并且传出去的话,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到时候,他们一定起一个非常惹眼的标题!
 
    “震惊!苏家兄弟互相帮忙自宫!”
 
    “口味独特,花样繁多,苏家兄弟彼此虐出新高度!”
 
    “惊天大秘密!一场隐藏在兄弟关系之下的不伦虐恋!”
 
    …………
 
    这些无良媒体在取标题的时候,真是怎么吸引眼球怎么来……一想到这些可能发生的事情,苏锐就一脸恶寒!
 
    特么的,苏无限这个人看起来一本正经的,没想到竟然做出了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先前,苏无限本是想要吓苏锐一下,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苏锐是伪装的了,可是没想到对方第一下还能坚持住不暴露,不过,细心的苏无限还是发现了苏锐胳膊上那忽然冒出来的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说明这货压根就没晕过去,一直提防着呢。
 
    “我跟你讲,万一我废了,那么……”苏锐没好气的说道。
 
    “废了正好。”苏无限对此根本无所谓:“这样你就不用去祸害别家的姑娘了。”
 
    苏锐听了,咬牙切齿:“苏无限,我特么的是那样的人吗?你这样赶鸭子上架,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你也承认你自己是鸭子了?”
 
    苏无限笑呵呵的说道。
 
    苏锐差点没给气晕过去。
 
    …………
 
    其实,目前来看,这哥俩的关系已经非常的和谐了。
 
    要是放在以前,苏无限自己都不可能想到,他竟然有一天会亲自拿着剪刀去做那种事情……想想都让人觉得恶寒无比。
 
    “认祖归宗,你去不去?”苏无限说道。
 
    “事到如今,我还能不去吗?”
 
    苏锐本想在这件事情上敲苏无限一竹杠,想想还是觉得有点不太合适,于是就算了。
 
    诈晕都躲不过去,苏锐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他有气无力的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这才哭丧着脸,跟在苏无限的身后,走出了医务室。
 
    看着此景,苏天清和苏炽烟都笑了起来,而后者的笑容明显有种如释重负之感。
 
    其实,苏锐这种装晕还是挺好分辨的,苏炽烟就是关心则乱了。
 
    “这认祖归宗的流程并不复杂,不过你得收拾一下,身上带着这么多血,这可不行。”苏天清直接把苏锐交给了苏炽烟,“炽烟,你带苏锐去换衣服,咱家里都常备着呢。”
 
    “好的小姑。”苏炽烟应了一声,便带着苏锐朝后院走去。
 
    苏无限则是和苏天清来到了某个房间。
 
    在那里,一个身穿中山装的老人正站在电视前面。
 
    他头发已经全白,但是面色红润,精神矍铄,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气势。
 
    正是苏耀国。
 
    当苏天清看到自己父亲身上穿着的那件中山装的时候,先是陡然一怔,然后眼睛里面露出了很明显的复杂之意。
 
    这中山装虽然老旧,但是却流露出一种庄重和肃穆的味道,似乎这件衣服是有生命的,能够让人感受到发生在它身上的沧桑故事。
 
    “爸,这身衣服……”苏天清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说完后半句话,因为她已经哽咽了,眼圈也泛红了。
 
    苏无限把这句话给接了过去:“的确,是好多年没有穿了。”
 
    苏耀国呵呵笑了笑:“这几十年,这身衣服我一共就穿过两次,一直在柜子里面放着。”
 
    苏无限点了点头:“那两次可都是举世瞩目的大场面。”
 
    苏天清的眼睛里面满是回忆之色。
 
    “那两次……”她轻轻的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湿痕:“爸,您也老了。”
 
    苏耀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感慨了一句:“是老了,不过,我算是活的长的了,和我一批的老朋友们已经不多了。”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苏无限想着这句话,然后说道:“他们永远都在。”
 
    苏天清也点了点头:“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
 
    听了这话,苏耀国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话锋一转,指着电视屏幕,说道:“刚刚发生的事情,我都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