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必发彩票手机端 2018-09-04 14:06 的文章

她此时感觉到自己浑身僵硬了就连呼吸都有些困

 “你怎么坐直升机来的?”秦之章打量了那架运输机一眼,说打趣道:“这可超出你的级别标准了。”
 
    这两人竟然旁若无人的聊起了天,完全没把一旁的蒋青鸢白秦川等人放在眼中!
 
    而此时,南宫瞬张飞宇等人早已经被抬上了救护车,赶往附近的医院抢救去了。
 
    看着谈笑风生的二人,蒋青鸢的脸色非常不好看。
 
    “我本来正在南海参加今年的海州国际论坛,听到这边的消息,怕来不及,就从海州政府借了架直升机赶过来,油费自负。”
 
    说到这儿,李宗翰露出苦笑:“就这么一趟,我一年的工资没有了。”
 
    秦之章听的很是舒心:“你就赖着不给,我就不信海州政府真好意思问你要这笔钱。”
 
    “宗翰叔,这笔钱我帮你掏了!”秦冉龙站在苏锐的身旁,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喊道。
 
    “你这臭小子,我要是真的收了你的钱,那就是受贿了。”
 
    李宗翰往秦冉龙的方向看了一眼,同时看到了苏锐,闪着锋锐光芒的眼中露出激赏之色。
 
    苏锐之前并没有在现实之中见过李宗翰,此时,迎着对方的目光,轻轻的点了点头。
 
    无论对方是谁,愿意在这个时候冒着得罪五大世家的风险站出来帮助自己,都是值得自己感谢并铭记的。
 
    这个时候,蒋青鸢终于站到了李宗翰的面前,不卑不亢的开口说道:“李部长,关于对苏锐实施抓捕的事情,是公察部陈同增陈部长亲自下的命令,这在公察部系统里都可以查得到,即便李部长您是外交部副部长,对于这种事情也没办法干涉吧?”
 
    蒋青鸢特地把那个“副”字咬的很重,似乎是在提醒李宗翰。
 
    李宗翰深深的看了蒋青鸢一眼,眼光锐利之极,似乎都能看透人心底的想法。
 
    他并不介意于蒋青鸢的态度,笑了笑,说道:“其实这件事情非常简单,我只是来找秦叔叔聊聊天叙叙旧,至于你们想做什么,随便做,我在这里,绝对不会有任何干涉,请便。”
 
    听到这话,蒋青鸢的额头上都要冒出黑线来了,什么叫来找秦老爷子叙叙旧,有你这种连夜从海边省份坐直升机赶来叙旧的么?什么叫我们想做什么就随便做,你好歹也是个部级干部,我们能无视你的存在吗?
 
    秦冉龙听了,几乎都要鼓掌叫好了,他附在苏锐的耳边,喜不自胜的低声说道:“大哥,这个李部长比你还不要脸。”
 
    听到这话,苏锐脸上的肌肉忍不住的抽了一下——如果不是这里人太多的话,他绝对会把秦冉龙摁倒在地,当场掐死。
 
    李宗翰在这里负手而立,让所有人都没了主意。
 
    如果可以的话,蒋青鸢真的想要转身就走。
 
    可是,倘若她这么走了,留给她的会是无数的狂风骤雨和恶言中伤。
 
    “最近东洋很是有些不安分。”李宗翰忽然话锋一转,说道。
 
    蒋青鸢一愣,似乎不知道他这样说的用意。
 
    “我本来想要找个机会敲打敲打他们,但是却没想到,有人比我做的更出色,直接让山本组的总部大厦断成了两截。”
 
    李宗翰说着,再次转脸看向了苏锐。
 
    蒋青鸢的心中掀起惊天的波澜。
 
    她已经通过自己的渠道得知了这个消息,但是没想到,上层竟然会是这样的反应!
 
    很显然,苏锐的举动已经彻底的赢得了这位鹰派人物的心!
 
    “青鸢,一个能够为国争光的人,为什么要被你们逼到这样的地步?”
 
    这个时候,另外两架直升机也开始降落了,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场间,因此,李宗翰刚才的那句话几乎是大声喊出来的!
 
    为国争光!
 
    对于这样的问题,蒋青鸢无法回答——事实上,今天晚上她已经遇到太多的无法解答自相矛盾的难题了。
 
    “回答我,为什么?”李宗翰再一次大声喊道!
 
    可是,蒋青鸢仍旧抿着嘴不说话!
 
    “青鸢,你知不知道,岳飞是怎么死的?”李宗翰终于问出了让全场的人震惊的一个问题!
 
    就连苏锐听到这话,也蓦地抬起了头,深吸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这评价太重了,我当不起。”
 
    蒋青鸢同样万万不会想到,这个时候李宗翰竟然会拿岳飞来类比苏锐!
 
    岳飞在前线奋勇杀敌,而后方皇帝却听信奸佞秦桧的谗言,担心岳飞势大难控,在连连取胜的关头,连下了十二道金牌,将其召回,并伏杀于风波亭。
 
    此时,李宗翰的话,不仅把苏锐比喻成了岳飞,甚至毫不留情的把五大世家的某些人骂成了秦桧!
 
    鹰派就是鹰派,敢作敢当,直言无惧,不惹事也不怕事!
 
    “蒋青鸢!为什么你们总是要做一些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呢?”李宗翰再次大声说道,此时的他似乎有些激动了!
 
    蒋青鸢不禁感觉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生疼!
 
    而在场的众多警察中,已经有部分人放下了枪!
 
    亲者痛,仇者快,听着李宗翰的话,他们再也无法把枪口对准苏锐了!
 
    他们是警察,他们的职责是维护社会的安定和谐,此时,一纸命令非要压着他们来做违背良心的事情,他们不愿意!
 
    自己人,为什么要对付自己人,为什么非要生死相向,让外人看笑话?
 
    蒋青鸢咬着牙,还想要继续坚持着,可是,这个时候,第三架第四架直升机同时降落了下来!
 
    第三架直升机很显眼,因为上面用白色的喷漆清清楚楚的写着几个大字——国安001!
 
    看到这几个字,在场的二十几名国安特工都感觉到呼吸有些灼热了!
 
    001,一号机!
 
    因为,庞大的国安系统中,只有一个人有资格调用这架001号直升机!
 
    即便舱门没有打开,但里面乘坐之人的身份,已经是呼之欲出了!
 
    三架直升机,就带来了三波耀眼无比的大人物,那么这看起来最平淡无奇的第四架飞机,里面又坐着何人呢?
 
    这是一架很普通的军用直升机,可是,当众人看清这架直升机下方不起眼的牌照之时,整个场面的气氛都要被点燃了!
 
    ps:感谢戰小毅、董津、儿帅哥、wu126、肥du嘟、颖丽奕、紅龜仔、心恋红尘、wvq_1111、huaibuhuai兄弟的月票支持。http://piaotian.net
 
 第442章 放下身段的大佬
 
    众人之所以感觉到热血沸腾,是因为那直升机的牌照上赫然有着一排小字,这一排小字不像国安一号机那般张扬,但是却同样透露出一种难言的威严!
 
    上面写着的是——陆特001!
 
    陆特!这两个字代表着就是——华夏人民解放军陆军特种部队!
 
    而其中的001号牌照,则是和国安一样,代表着陆特的那一位也来到了现场!
 
    今天晚上是怎么了?一个苏锐而已,怎么能引起那么多大人物集体力挺?
 
    他们的一起出现,恐怕在新闻联播上面也很难见得到!
 
    仅仅是一个小人物,怎么可以拥有如此大的价值!
 
    抑或是说,这已经不是五大世家和苏锐之间的私人恩怨了,而是演变成了一场大佬之间的博弈!
 
    直升机的螺旋桨所引起的狂风已经把蒋青鸢的一头秀发吹乱,她此时感觉到自己浑身僵硬了,就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今天,大局已定!
 
    如果想要再对苏锐进行追查,也只有等到以后了!
 
    国安一号机舱门打开,一位身穿休闲夏装的老人从其中走出。
 
    他的身体微胖,目光温和,看起来很是和蔼慈善。
 
    可是,当这位老人出现的时候,国安的那二十几名特工齐齐站直了身体,对着这边行注目礼!
 
    国安是个极为特殊的机构,一般情况下,不会外派人选到其中担任领导,而这位老爷子,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一直牢牢占据着国安首要领导人的位置,这在华夏的官场上简直是几乎不可能存在的特例!
 
    他的名字,叫做罗云路!
 
    在华夏某些官员的心中,这个名字具有一种特殊的魔力,甚至有可能让他们寝食难安!
 
    蒋青鸢的眉头深深的拧在了一起,她实在想不通,这个几乎可以称之为全华夏最神秘的老人为什么要替苏锐强出头!
 
    要知道,罗云路可是有很久没有出现在公众眼前了!他早已过了退休年龄,但是由于国安的位子太特殊,因此一直无人有资格接手,近期外界也是风传,罗云路之所以一直不亮相,是因为他的身体已经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命不久矣。
 
    此时此刻,当亲眼看到这位传奇人物的时候,蒋青鸢才知道传言有多么的不可靠。
 
    看他满面红光精神矍铄的样子,哪里有半分得病的模样?
 
    “你们都来了啊。”罗云路看了秦家几个老头子和李宗翰一眼,微微一笑。
 
    “晚上睡不着,出来看看热闹。”秦之章笑呵呵的迎上了前去,虽然罗云路的年纪比自己要小上一些,但对方好歹也是华夏国内最大的“特务头子”,说他手眼通天可是一点都不虚。
 
    “我可不是来看热闹的,想要把我国安的人带走,我可是还没同意呢。”罗云路转脸看向了蒋青鸢,他的话语虽然看似温和,但所透露出来的信息量足以把人震惊到死!
 
    国安的人?
 
    什么意思?
 
    难道是说,苏锐还拥有国安的身份?
 
    “丫头,恐怕你还不知道吧,二十年前,绝密作训处的成立主要来自于我的提议,这个秘密单位看似独立,但编制一直挂在国安部,我说的话,你明白吗?”
 
    绝密作训处竟然隶属国安!罗云路简直语不惊人死不休!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苏锐确实是在他的管辖范围以内!
 
    而站在后方的苏锐也露出了微微错愕的神色,很显然他也不知道两个单位之间竟然是这样一层关系!
 
    虽然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绝密作训处是个什么单位,但是他们都能够从名字上感觉到,这个单位对于华夏的重要程度绝对在六星级以上!否则绝对不会被这些顶级大佬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来!
 
    蒋青鸢捋了捋被直升机吹乱的秀发,此时四架直升机的螺旋桨都已经停止了,而第四架直升机的舱门却仍旧没有打开。
 
    “罗爷爷,我明白您的意思,可是五年之前,苏锐已经被一号首长下令功过相抵,驱逐出境,我想,这样一个有案底的人,应该不会再属于国安了吧。”
 
    罗云路瞥了一眼那尚未打开的陆特一号机的舱门,笑呵呵的说道:“丫头,既然你想和我咬文嚼字,我也和你论论道理。”
 
    说罢,罗云路一伸手,道:“拿来!”
 
    一名手下快步跑来,递上来一个档案袋!
 
    “你自己看看吧。”罗云路把档案袋交给蒋青鸢。
 
    尽管心中知道,此时已经大势已去,但是蒋青鸢还想再坚持一下,或许,那第四架来自陆军特种部队的直升机并不是来帮助苏锐的呢?
 
    可是,虽然这样鼓励自己,但是蒋青鸢都觉得这种说法几乎没什么说服力!
 
    蒋青鸢打开档案袋,从其中抽出了一张纸,那是苏锐的身份档案,很普通的一张a4纸,但是左上角印着六颗星!
 
    这几颗星
    而如今,这张被秦家高层动用所有关系都无法调查出来真相的档案,就这般轻易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蒋青鸢的目光定格在苏锐的证件照上,看的很认真。
 
    那个时候苏锐看起来还很年轻,尚未完全摆脱青涩,但是眼眉之间却流露出锋锐之意,这一点和现在相差无几。
 
    蒋青鸢的目光逐行扫过,当她看到苏锐曾经所获得的一枚枚勋章和一次次嘉奖的时候,眸光轻轻的动了动。
 
    她沉默了一下,指着“曾受奖惩”一栏,说道:“五年前,功过相抵,这些奖项应该都取消了才是。”
 
    “功就是功,过就是过,这是两码事,不是说抵消就能抵消了的。”罗云路淡淡说道:“再说,在有些人眼中,这些根本不算过错,甚至都可以称得上是干的漂亮”
 
    根本不算过错!
 
    干的漂亮!
 
    也就是说,罗云路已经是公开的表示了自己对于五年前那次事件的态度了!
 
    为了苏锐,他竟然也不惜站到五大世家的对立面?